港台明星

讲故事轮回

2019-11-07 19:30: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写在前面:

过年回家听了很多故事。

小城的年轻人,在高考或中考之后,会有一大批离开小城,去往更发达的地方学习生活。等到学业结束,自然会有人留在异乡,也会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回到小城。

这些故事,大部分是关于这些回家的人。

从大城市回到小城的青年们,在小城生活的琐碎日常中,走得磕磕绊绊。他们或是被迫相亲,或是奉子成婚,或被催生二胎,又或者对沉闷无聊的工作极度缺乏热情。

他们的抑郁不被身边人理解,而理想都被嘲笑为不切实际。

他们有着小城青年共有的迷茫——在自身观念和周边传统的撕扯中,他们既没有反抗的力量,又缺乏逃离的勇气。

那不如写一些故事吧!

就算不能帮他们逃离,但也愿这个小系列能予他们以理解的慰藉。

讲故事轮回

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必须要找到另一半。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重复着过程不同却又结局相似的故事,一次又一次忘记前人的面目,宛如疲倦的灵魂在经历麻木的轮回。

这是她见的第79个男人。

小本子的第一页,已经写了15个正字。她拿起笔,在最后一个还没写完的正字上添了一竖,合上本,起身离开了咖啡店。

回到家乡这个小城市已经第6年了,她的相亲之旅,也走到了第六个年头。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林非是毕业之后回到她常戏称为八线城市的家乡的。

工作的时候,也不是没有选择,但家里人总是想着,姑娘嘛,就回家随便干个清闲的工作,再找个人嫁掉就挺好,还能在自己身边。架不住家里的压力,她放弃了留在沿海和省城的机会,在家乡的一个事业单位,谋了个清闲的活儿,还能解决子女上学问题。

爸妈很满意,觉得她自带身家100万,也就是起码值小城一套学区房了。

然后她就开始了自己的相亲之旅。

小城市的年轻男孩儿们,与小城市的年轻女孩儿往往是不一样的。

在小地方的传统观念里,男孩儿应该闯天下,而女孩就应该早回家。所以,已经走了出去的优秀小城男孩,被迫回家的压力相对小一些,能够比较自由地在外闯荡;而优秀女孩,则总是被绑回家乡那片土地。

所以,鹤立在小城的优秀男孩子,很自然也很容易就有了另一半。走进相亲市场的小城男孩,往往是在小城市本身都很平凡的普通人。

这些见过世面的姑娘,又哪里看得上这些眼界学识俱不如己、需要在相亲中找寻伴侣的平庸男孩儿呢。

这种资源的错配,也是林非噩梦的开始。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相亲遇见的那个男人。那一年她22岁,那个男人30岁。

父母把她送到咖啡店。隔着落地窗,她早早就看见了已经坐在位置上的他。虽然抗拒,但内心深处她对于第一次的事情仍然有着天然的好奇,同时还有对自己表现的担心。这种奇怪的情绪,就好像是去参加一场面试,有种说不出的紧张与局促。她在门口站了一下,调匀了呼吸,才走了进去。

但男人却仿佛比他更局促。他坐得笔直,双手放在膝上,小臂贴着大腿放着,看见她坐下,便朝她稍稍点了点头,嘴角嗫嚅了一下,似乎说了句“你好”。

林非见到他这个样子,就笑了,说:“你好呀,你当过兵吗?”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说:“是。”

她继续说:“什么时候啊。”

男人回答:“刚刚转业不久。”

她于是又问:“当了这么久,你以前是国防生毕业后去做了军官吗?”

男人说:“是的。”

她知道男人是省会那所211大学毕业的。于是好像没什么好问的了。

但对话还得继续,她只好硬着头皮接着问下去,

“听刘姐说过,省城大学对吧?”

“对。”

“毕业后去哪了啊?”

“南京。”

“那分配得不错啊。”

“是的。”

就这样,她的第一场相亲结束得异常迅速。在这样的对话进行了半个小时后,林非逃离了这个咖啡店。

相亲的人多种多样,当然不会所有人都是木讷的。相亲的第12个人,就完全不一样。

她刚刚走进咖啡店,男人就热情地笑着站起来,扬起手来和她打招呼,示意她这边。等到她入座后,男人才坐下。一落座就各种段子不断,又是夸手性感又是夸脸好看,结束的时候特别主动买单,还把她送回家。

在手机上,男人也十分能聊。娱乐体育政治经济,星座血型五行八卦,什么都能接上话,还带她玩故事接龙游戏,开局设定主角,两个各编一段情节,用自己编的故事情节不断暗示林非。

但林非不喜欢他。这种热情与老练,让她觉得可怕。

说不定这都已经是他的标准流程了呢。

说来也有意思,她自己已经从22岁长到了28岁,但同他相亲的男人,似乎永远都是30岁。

大概是第55个左右吧,林非差点认为自己真的找到了那个对的人。

985本科,海归硕士,180的个头,长相标致,在深圳工作了3年,省城创业一年,去年回的小城。

林非问他,为什么还要回来?他说:“如果不是妈妈重病,我也不会回来的。”

林非想想也是。

他既不沉闷,也不浮夸。大公司的职场经历让他面面俱到,创业的历史又让他决断沉稳。他家境优渥,饱读诗书,孝顺长辈,前途光明。他温柔体贴,操持家务,又不乏一点浪漫精神。他赢得了所有人的喜欢。

但他急着结婚。

确立关系的第一周,他就拉着林非去见了自己的父母,也贴着林非去见了她的父母。第二周,他就想带林非回自己老家,去见老家的爷爷奶奶和一大帮堂兄弟姐妹。第三周,他已经在问林非喜欢什么牌子的戒指,想要去哪里拍婚纱照了。

他不断地催促林非给他一个终生的承诺,但林非做不到。

终于有一天,林非炸毛了。

“为什么你总是逼我给承诺???我说了这么多次了,我还没想好!!”

一贯面面俱到的他沉默了。

“因为我想让我妈走之前能够安心。”

是啊,像他这样小城市中的异类,如果不是母亲病重,为什么要回来?如果不是想要赶紧结婚,又干嘛非得急急地来相亲?

那天,他把她送回家,一路都没有说话。后来他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

在这么长的相亲生涯里,她还遇到过很多其他人。

有随时随地说话都像新闻联播一样官方的医院会计,有劈腿离婚后又与小三分手现在只想找人带孩子的老板,有自命不凡感觉良好仿佛马上就要飞黄腾达却总是升不上副科的公务员。

她也不是不累,不是没有抗拒过,但每次抗拒,换来的都是父亲的责骂与臭脸和母亲加倍的唠叨。她无法承受“不孝”与“孤僻”的骂名,她也没有放弃家庭的勇气。于是她只能一次次在风暴中选择妥协,甚至随便抓住谁谈上两个月,来缓解一下父母的焦虑。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重复着过程不同却又结局相似的故事,一次又一次忘记前人的面目,宛如疲倦的灵魂在经历麻木的轮回。

林非要开始自己的第80场相亲了。

小城市的咖啡厅里,人依然很多。落地窗外的一个大叔,很自然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电视小声地在播《生活大爆炸》,谢耳朵正在为好友的婚礼致辞。

“人穷尽一生追寻另一个人类、共度一生的事,我一直无法理解。或许是我自己太有趣,无需他人陪伴。所以,我祝你们在对方身上得到的快乐,与我给自己的一样多。”

是呀,如果我一个人带给自己的欢愉,远比两个人在一起给自己的欢愉更多,那为什么我还要寻找一个伴侣?

她知道的,在缺乏渠道去认识异性的生活中,相亲是找到另一半最快的办法了。

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必须要找到另一半。

讲故事轮回

中国伟哥

西地那非片图片

印度神油医用命名

viagrared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